援建林芝电网,跨过了哪些坎?

发布日期: 2017-12-01 信息来源: 内网

  11月的清晨,纷纷扬扬的雪花将西藏林芝涂抹得斑斑驳驳,仿佛一幅尚未完成的水彩画,汉式的新房和藏式的老宅交错其间,对立却并未统一。

  如同全国成千上万的小镇一样,在经济社会快速成长的张力作用下,拉高了崭新的高楼,剥落下一块块正在风化的老旧瓦砾。

  从某种意义看,林芝就是西藏的一个微缩版本。区位的拉动效应十分明显,2016 年该市人均GDP排名西藏第二。

  这个曾经让人难以到达的禁地,变得热闹了起来。随着国家“富民兴藏”政策的不断深入,高速增长的经济向电网建设、管理、服务等诸多方面提出了种种挑战。

  林芝的历史欠账多,供电用户多,供电半径大,安全生产、优质服务如履薄冰。

  为认真贯彻中央精神,2016年,国家电网公司启动西藏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

  “一省帮一市”。

  这是一场没有终点的追逐赛。

  国网福建电力坚决贯彻国家电网公司决策部署,2016 年11月16日,福建电力率国网之先,进藏帮扶,拉开了林芝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的大幕!

  这是国网福建电力成立以来,省外投资最大、参与人数最多、施工环境最恶劣的省外帮扶项目。经过一年多的实践,林芝农村电网建设、管理、服务等问题大有改观。  

  林芝巴宜区、米林县、工布江达县、朗县等“一区三县”共30个单项工程有了15名福建电网专家的身影。

  知易行难。

  摆在援藏人员的面前有两大难题,首先外部自然环境、内部西藏工作模式不适应;其次,工程质量不能降低,工程进度不容耽误。怎么办?

  一个大大问号盘旋决策层的脑际。

生态之重

  这里只有两个季节,冬季和大约在冬季。

  4月到10月,是林芝漫长的雨季,造成的泥石流滑坡道路阻塞,给施工运输带来很大困难。林芝森林覆盖率非常高,同时对路林的管理也是非常严格,对电网施工的阻力较大。

  气候多变,环保压力大。

  “进来工作以后,很多困难是在我们福建想不到的,”林芝援藏项目部原负责人林俊辉说。

  “一下下雨,一下出太阳,一天干活时间非常有限,干不了几个小时,所以我们现在干工作非常吃力,山上这个树,根都是很浅的,这个土质是上面一层是很松的沙石,底下都是大岩石,”工布江达县项目负责人江捷说,“因为在林芝这个地方它植被能这么茂盛是非常不容易的,特别是这种灌木丛,我们在施工过程中也充分考虑到这一点,特别注意植被的保护,架线要从这么茂密的树丛上经过,都要综合考虑到这些东西。”  

  在米林县的19号铁塔边,记者看到了与福建大部分铁塔不同的“上抬”设计。

  米林项目部的陈雄才介绍说,19号塔的施工期在7月到8月之间,7月到8月属于丰水期,水位的提升对塔基的基础产生一个较大的影响,塔基本是含泥含沙为主的,在水量大的时候,土质就变成淤泥一样,施工人员就无法按照原来的版式方案设计。

  怎么办?  

  “把地下的基础整体往上抬了,也就是它的围挡,这种人力和物力,相对投入比较大,技术要求比较高。”陈雄才介绍,为了保证施工进度,尽快实现工程竣工投产目标,办好惠民工程。

管理之要

  新的农网工程建设,帮扶工作和普通的援藏帮扶工作确实不一样。

  最难的是什么?

  工作模式的转变。林俊辉说,在福建,我们工作的业主项目部主要是工程建设的管理,工程安全、质量、进度、技术、造价等方面的管理。挑战主要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对参建队伍的管理,参建队伍都是全国这种招标过来的,多数没有高原施工的经验,而且分包管理不到位。我们要去直接抓施工,不然工程无法推进,安全质量就得不到根本的保证,这就是跟内地工作不一样的地方。

  项目经理直接承担了施工负责人的职责。  

  时间紧,任务重,林芝新的农网工程30个,总规模15.5亿,要在数月内建成投产,是巨大的挑战。

  如何破题?

  林芝的面积相当于整个福建,而我们援藏的帮扶人员只有15人,要援助林芝四个地点。

  人少、服务面积大怎么破?

  ——帮扶人员抵达林芝后,即成立一级项目部,横向对接林芝供电公司;在“一区三县”成立4个二级项目部,分别配置3名长期帮扶人员,同时建立后方体系化支撑系统。  

  语言不通、地情不熟怎么破?

  ——2016年12月,工布江达项目部率先促成县政府组织召开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协调会,其它项目部也在今年春节前全部召开工程属地协调会,并与当地政府建立了良好的沟通协调机制,有力促进了工程推进。

  任务重、人员分散怎么破?

  ——通过建立定期例会制度,及时修订进度计划,落实参建各方责任和安全措施,保障物资供应,使农网工程有序开展。建立定期巡查制度;督促各参建单位按合同要求抓紧组建施工、监理项目部,雨季前完成变电站土建和线路基础施工,并跟踪落实施工计划;建立“安全监督员”制度,成立安全执规队,加强现场施工安全管控,同时狠抓冬季森林防火,雨季防强降雨等季节性安全管理工作。

  既管监理、又管施工怎么破?

  ——运检部、安监部、物资公司等多次赴藏调研,提供技术指导。大量短期帮扶人员,分批赶赴林芝,开展帮扶工作。

  从头做起,从细节做起,扎扎实实打基础!援藏工作一开始,国网福建电力就笃定方向。

  以此为出发点,一场强林芝电网的行动悄然启动。  

坚守之路

  从岁寒入藏,到三月秀巴古堡的漫山桃花;从六月鲁朗林海的碧绿苍翠,再到十月色季拉山的皑皑白雪……风景在变,不变的是帮扶人员的“5+2”、“白+黑”的坚守与奔波。  

  实际上,强基础更多是事无巨细的具体工作,但是,却起到了“润物细无声”的作用,“杠杆效应”十分明显,而这一切又反映在一个个坚守的故事上。

  朗县,平均海拔近4000米。福建到朗县的距离也近4000公里。极端的严寒,让朗县人更加敬畏光明,渴望光明。两个看似难以跨越的4000,也没有挡住福建电网人的步伐。

  对天地的敬畏,对生命的热爱,使得在林芝的西藏人对生活选择了坚守。

  朗县的110千伏输变电工程,来回穿梭在喜马拉雅山脉与念青唐古拉山脉之间,跨越崇山大江,是该县海拔最高、施工难度最大的工程,工作量相当于再建一个朗县电网。

  整个工程的运输困难比较大,2000多吨的铁塔全部都要运到山上去,在朗县,靠骡子、人基本上没办法上山。

  该如何征服崇山峻岭,又该如何跨越奔腾大江?

  项目部给出了“福建方案”。

  物资怎么上山?

  ——靠机械、索道。164基塔架设60多条索道,一条索道控制3基塔的运输。

  线路怎么架?

  ——“另一个困难就是地形,”朗县项目部的陈定斌介绍,“因为这条线路横跨好几次的雅鲁藏布江,在念青唐古拉山和喜马拉雅山四次穿梭。”

  110千伏线路工程第一档架线的时候是第一次跨雅鲁藏布江,采用了常规的人工转换牵引绳的办法是没办法实施的,于是使用无人机转换导引绳。西藏天气恶劣,风很大,无人机一起飞就被刮到江里去了,这个难度是很大,硬着头皮也要坚守住,办法总比困难多吧。

  而这仅仅是援藏坚守者的一个缩影。

  总有一种精神让人振奋。总有一种进步让人瞩目。艰苦的高原环境,枯燥的工作内容,让这群年轻人在磨砺中成长,用时光守护西藏电网的命脉。  

协同之力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无论是“主网”、 “配网”,还是“运维”,所有这些项目,都是“协同”的平台。

  “我们在这个项目初期,充分考虑前道工序要为后道工序服务,”朗县项目部的吴志强说,我们建设的要为以后的运维服务。

  “因为我来西藏之前也有在运维做过。”吴志强说,所以我们在项目的评审和项目的建设以及管理过程当中也充分考虑前后衔接环境这个问题,尽量为以后的运维减少一些麻烦,保证施工质量。

  横向协同、纵向贯通。

  无论是规划、运维,还是客户服务,通过这些平台已经将援藏工作和当地政府、供电公司、供应商融入一体。

  “我们这个农网改造升级项目是一项非常好的项目,开工之后,县里面协调单位,上下配合,弄好群众思想工作,全面推动这项工作,农网改造升级之后,我们可以让1400多户农民用电更安全,这是我们一项非常好的利民项目。”朗县发改委副主任杨建国如此评价国网龙岩供电公司的援藏工作。

  “确实吧,你们福建省电力公司给我们有了一定的压力,其他省份是到后期了给你的压力,你们呢在前期就跟我们多次沟通。我们总共有25台在林芝的产品,就是说每台几月几号交哪个站的,哪一台都跟我们进行了沟通,到西藏转运出现困难也及时配合我们解决,”中国西电销售副总周春阳说,“以我的个人感受来说,我认为西藏帮扶的项目,福建省电力公司是最通情达理也是就是最负责任,包括项目也是最快的完成的。”

  协同,使得藏汉民族的关系水乳交融;协同,使得援藏帮扶电网建设工作与当地政府水乳交融。提升林芝电网供电质量和服务水平,加快林芝脱贫攻坚和助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促进西藏经济社会发展和长治久安。

  一次援藏行,一生西藏情。

  这是南迦巴瓦峰下的初心不忘,这是不负“以人民为中心”的铮铮誓言!福建的援藏精神正在释放着强大的动力,推动着各项工作不断向前。(文/孙瑜阳 图/吴志强 曹晶 杨威 卢伟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