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上交通”工程建设者的喜与忧

发布日期: 2017-08-28 信息来源: 内网

  左岸是闽侯小箬,右岸是闽清梅溪,两岸群山连绵,中间是缓缓流淌的闽江。青山碧水这个词,大概就是用来形容这里的吧。

  尽管美丽如斯,还是有施工人员开玩笑说,比起在这里做水口坝下工程,更宁愿在非洲和无人区修大坝。

  8月22日上午9点,距离华东第一坝9公里,水口坝下工程一期子围堰中段,防渗墙施工现场。200多位施工人员,42台钻机,几台运输车,一片忙碌。

  今年第13号台风“天鸽”给这个工地带来了难得的凉快天气。越是如此,大家心里越绷着一根弦。

  进入8月,闽江主汛期结束,8月7日,一期子围堰顺利合拢,水口坝下工程第一个阶段性目标实现。这对于所有建设者来讲,都是一件喜事。

  但是,主汛期结束,汛期还未结束。

  即使进入枯水期,闽江的枯水期,也并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枯水期。台风和暴雨天气的威胁还将持续。

  对于该工程建设者来讲,今年以及接下来若干年的日子是否好过,基本上取决于两点:一个是今年的台风洪水是否给予“通融”,另一个是防渗墙防渗质量高低。

  国网福建电力主要领导对该工程提出的“安全、质量、造价、进度”八字要求,安全是摆在第一位的。           

子围堰合拢了,这才是一个开始

  “完成水口坝下工程一期子围堰合拢”,这是省公司年中会部署的“全面提速重点工程”任务之一,也是水口集团公司今年重中之重工程。

  整个工程从2006年底提出,到2017年实现这个目标,中间经历了大约十多年。这是由于水利工程共性的特点,该工程特有的难度,近几年自然灾害,以及其他各方面因素造成的。

  2015年8月,该工程正式动工,2017年8月7日一期子围堰合拢,中间经历了两年。这两年间,工程遭遇了30多场洪水。    

  闽江是福建省最大的独流入海河流。闽江干流的中游地段河谷狭窄,滩多水急,水流量大。

  在水口水电站大坝下游,由于采砂等原因,河床下切造成水位下降,船闸通航与水口机组正常运行受到影响。

  为根本解决问题,2006年11月,福建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同意实施福建闽江水口水电站枢纽坝下水位治理工程(现更名为“福建闽江水口水电站枢纽坝下水位治理与通航改善工程”,本文简称“水口坝下工程”),水口集团公司为项目业主。

  该工程也是福建省重点工程,是国务院批准的海西内河航运规划中一个重要项目。

  工程项目内容主要包括主体枢纽工程、库区沿江防护及移民安置,以及配套工程。

  工程枢纽由右岸挡水坝、船闸、溢流坝及护岸等组成。上下游引航道总长1291.00m,船闸设计年通过能力1400万吨,并在其右侧预留二线船闸;左岸护坡采取自然边坡修整,进行钢筋混凝土贴坡或喷锚支护。

  配套工程,指结合当地民生工程建设的施工大桥(闽清北溪闽江大桥)和闽清县自来水取水口搬迁改造等,目前已完工。

  2007年,池生能开始参与水口坝下工程前期工作。

  该工程以土建为主。池生能是水口坝下工程管理部土建专责。

  他还记得,从2007年开始,历经可研勘测设计、坝址方案论证比选、因故重新比选、咨询评估等系列步骤,2012年5月28日,福州市闽清县梅溪镇北溪被最终选定为坝址。

  进入8月,随着今年闽江主汛期结束,水口坝下工程也进入了施工高峰期。在明年4月主汛期前,要完成子围堰防渗处理、一期围堰建成、基坑开挖、纵向混凝土浇筑等关键任务。

  池生能说,今年的施工强度,较往年加大许多,现场情况复杂多变,施工安全风险也会随之增加。

  围堰是指在水利工程建设中,为建造永久性水利设施修建的临时性围护结构。其作用是防止水和土进入建筑物的修建位置,以便在围堰内排水,开挖基坑,修筑建筑物。

  水口坝下工程一期子围堰全长1342米,在合拢前已建成部分防渗墙,目前还有约900米需要建设。900米分为149个槽段,每隔6米一个。

  22日上午,记者在施工现场看到,42台钻机围着围堰半圈,施工人员正在操作有2层楼高的钻机,从槽段里打孔。

  “钻机分冲击钻机、定时钻机、液压钻机三种。”来自和盛工程公司、负责安全监理工作的安全员李新,指着离我们最近的钻机,告诉记者:“这是冲击钻机,又叫磕头机。”

  记者站在导向槽边上,感到明显的震动。

  打孔深度,少则20米,河中心可能深达50米。

  打完孔后,施工人员要把槽段里的石头打捞出来,然后再浇筑下混凝土,最后形成防渗墙,计划于10月15日完工。

  被打孔的,是一期子围堰的导向槽。

  而在2018年3月,纵向混凝土围堰,以及它与一期子围堰的连接段建成后,子围堰靠江左岸部分要被拆除,以加大临时通航范围。

  到2021年之后,一期子围堰余下部分也将被拆除。

  水利建设者,也如同子围堰一样,充满了奉献与牺牲的故事。                 

规模虽不大,困难很“全面”

  子围堰高8-10.5米,围堰内是宽200-300米的江面,围堰外是最窄处60多米的江段,供临时通航。

  水口坝下工程的主体工程、临时施工道路的施工单位为中国水利水电第十六工程局有限公司,参与过三峡大坝、水口电站建设。

  施工单位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安全员告诉记者,他们是24小时不停施工,白班200-300人,夜班100多人。

  “这个工程的难度在于:一是时间紧、任务重。约900米防渗墙施工,一般是三四个月的工作量,现在要在两个月内完成。防渗墙能否在预定期完成,决定围堰保不保得住。”

  “二是安全压力。临江作业要防坠落、钻机施工要注意用电安全、绳索要注意质量,等等。业主单位的领导、员工抓安全抓得非常紧,他们天天巡查,我们十六局也天天巡查。”这名安全员每天随身携带业主、监理单位的安全检查记录本,对照改进提升现场安全工作。

  施工项目部总工夏修文说:“防渗墙施工的难度在于,一是地层架空情况、漏浆情况严重;二是天气热容易引起施工人员中暑;三是怕台风暴雨。”

  防渗质量是决定成败的关键。因此,混凝土质量很重要。

  在距离坝下工程3公里处的北溪村,施工单位在2015年底专门新建了混凝土拌和系统。

  接下来需要的大量混凝土,都将由这里出品。

  从技术层面来看,该工程涉及水电、水运等,不同行业的安全监督、质量监督部门,有不同的政策、标准。

  比如,根据工程需要,混凝土需要粗细不同也就是各种粒径的石头搭配,形成“级配”。而对粒径,水电、水运就有不同要求。

  两套标准都得执行,也是考验建设者的一个难题。

  为确保工程质量,水口坝下工程管理部建立健全工程质量管理体系,督促严把“技术审查”、“材料进场”、“施工”、“隐蔽工程”、“验收”等关口,强化考核,严格建设质量管控。

  管理部负责人说,与目前国内在建的大型水电工程比,坝下工程规模不算大,但工程范围广、战线长、工期紧、水下作业安全风险高、卡脖子因素多。

  或者用国网水口集团公司副总经济师兼坝下工程管理部副总工程师何聪艺的话来说,这个工程遇到的困难是水、陆、空全部涉及到。

  该工程涉及范围广,征迁、协调难度大,这是首要难题。

  22日下午,水口坝下工程管理部综合处主任吴擢萌随管理部负责人到闽清县东桥镇沟通有关征迁事宜。

  有法律工作经验的吴擢萌被大家戏称为不爱笑、什么都管的主任。

  因为要协调的事项很多,要跑的部门有移民办、交通厅、水利厅,以及市、县、乡镇等各级政府部门,要沟通的对象很多,而且都是棘手、让人发愁的事。仅协调施工受阻,他们就参与了27次。

  建设征地影响涉及福州市闽清县东桥镇、梅溪镇和闽候县小箬乡,计2个县3个乡(镇)11个行政村。

  为减少移民,工程在左岸的小箬乡采取防洪堤措施,征迁人口从原先预计的1509人减少到533人。

  但困难依然存在。

  征迁房屋、土地大多集中在城区附近,工程征迁协调难度大,多次被迫停工,工程建设艰难推进。

  坝区左岸有铁路,右岸有公路——316国道。将来围堰内基坑开挖,需要爆破,要评估、批准,要受很多制约。

  石料场距离远、无用料多、施工干扰大,这是第二大难题。  

  工程原定石料场在北溪村,距坝区仅3公里。

  完成地形勘测、周边影响评估、设计、完成准备工作后,万事俱备,只待2015年8月1日开工。

  然而,在开工前大约10天,按照新政策,省政府决策由于原场址为生态林公益林保护区,需要进行调整。

  这个场不能用了,经多方协调,最终确定的是闽清县拟建设的建兴工业园建兴料场。

  勘测、评估、设计……一切从头再来。

  更长远的影响是,建兴料厂距离坝区12公里远,并且运输经316国道,途经梅溪新城,包括经过闽清一中,该段道路交通繁忙,人流量多,情况复杂。

  这是59个月工期中都要面对的“折腾”。

  今年7月下旬至8月上旬,是子围堰施工的高峰期,每天24小时不间断地运输,每天总计运输一千辆次土石方。交通安全压力非常大。    

  为确保运输安全,管理部制定了应急预案,还建立了运输安全保障协调组,全面加强对运输队伍的安全检查。    

  那也是天气最炎热的一段时间,烈日下,何聪艺带领安全监督人员举着测速仪,在运输车辆经过的闹市区给车辆测速。    

  在闽清县人民政府、交通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前一阶段运输任务圆满完成。    

  接下来进入40天左右的子围堰施工,再往后进入坝体高峰期施工,还要经受这样的考验。    

  还不止这些。    

  料场周边居民活动多、离316国道近,在300米范围内有一个加油站、一个加气站和73幢民房,石料爆破和加工产生的振动、粉尘和噪音等对周边影响大,石料生产干扰大。    

  何聪艺介绍说,用自动喷淋装置、加设洗车台、洒水车等措施减少粉尘;载重车合上后盖时注意减噪,使用隔音板减噪……这些细节,他们都会特别注意。    

  建兴料场覆盖层厚,无用料达120多万立方米,需先进行剥离丢弃,周边又没有合适的弃渣场。    

  为此,要到处寻找弃渣场,要注意水土保持,要考虑来年的防汛。而每找到一处合适的,吴擢萌就要去现场协调弃渣事宜。

  由于石料厂变更,邻近无相关可集中使用的场地,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各有关加工厂与坝下工程的距离,分别是:木材加工厂,900米;钢筋加工厂,2公里;混凝土拌合系统,3公里;石料厂,13公里。

  从这个施工平面布置就可以看出,管理难度加大,安措费投入也会增多。          

闽江径流量大,水上施工难度可列全国前三    

  水口坝下工程工期59个月,计划2021年通航,2022年全面竣工。    

  其中,水下施工只能利用闽江的枯水期进行施工,工程围堰填筑、水下混凝土浇筑施工强度高,施工时间紧,压力大。    

  今年汛前,管理部通过提出优化左岸应急工程实施方案、加强征迁协调、强化施工现场安全文明标准化施工等措施,节省了工程建设资金,也节约了工期,赶在暴雨来临前完成各度汛工程施工。

  如人们所见,一期子围堰目前已顺利合拢闭气。

  2017年汛后施工工期紧、风险大、围堰填筑料和骨料运输量大,若不能在2018年4月闽江主汛期到来之前,实现纵向混凝土围堰浇筑至水上高程,将可能造成土石子围堰被冲毁的严重后果。

  水下工程施工安全风险高,这是施工单位所担心的,也是水口坝下工程管理部所担心的。

  除了临江作业、施工强度高的问题,最重要的就是防洪。

  何聪艺说:“最怕枯水不枯,和枯水期来洪水。天气因素对工程影响非常大。太平洋一有风吹草动,我们就紧张起来了。”         

  5000立方米/秒的洪峰流量,对于黄河来说是少见的;1万立方米/秒的洪峰流量,对于东北的嫩江来说是百年一遇,而对于闽江来说就很常见了。   

  今年截至目前水口水电站最大出库流量是11200立方米/秒,去年是19750立方米/秒。    

  即使枯水期按20%径流量来计算,闽江的枯水期也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枯水。    

  因此,设计、施工单位都说,在这样的江河条件中建设导流建筑物(围堰),难度非常大。    

  水口大坝的防洪标准是按千年一遇、万年校核来设计的。而水口坝下工程子围堰的防洪标准,考虑到国家标准、投资、环保等因素,结合自身水深等特点,按五年一遇(3979立方米/秒)设计。

  低标准的风险在于,一旦枯水期来水超过此标准,基坑进水,则纵向混凝土围堰的施工将有很大困难。

  而2018年4月以后的四年,施工都在基坑里进行。

  纵向混凝土围堰按十年一遇标准,要预防在枯水施工期过水,影响基坑内安全施工。

  如果来超标洪水,怎么办?

  首先,设计单位在设计以上防洪标准时,其实已考虑到坝址上游是同一单位的水电站,施工期间有必要时可以提前腾库。

  水口坝下工程管理部安质处质量安全高级师覃振朝说,确实,省公司给予了大力支持。每次台风登陆前,省公司调控中心水资源与新能源处就会通知水口水电站腾库。以前的枯水期是把水位降到63米,现在为了配合施工,通知降到57米以下,确保绝对安全。

  “怕洪水突然来,憋不住,就影响到坝下工程。”覃振朝说,这说明我们电网企业把社会责任摆在发电效益前面。

  其次,管理部专门制定了超标洪水应急预案。

  预案设计了蓝色、黄色、橙色、红色预警,设计了不同情况下的应对措施。比如,橙色时,主要设备要撤离;红色时,人员要撤离。

  这是高艺典和覃振朝花了三个月时间编写的,经过层层审核,2016年12月通过评审。

  高艺典是水口坝下工程管理部工程处副主任,福州市劳动模范。

  覃振朝是清华大学毕业的“学霸”。

  2015年6月,工程动工前两个月,他们加入了建设队伍。

  今年以来,为了做好临时航道工作,高艺典到水口水电站上游调度点,进行过二三百艘次的船民沟通。

  前面说到水的问题,其实与水相关的还有临时通航问题。

  工程建设占用了主要河道,子围堰形成后,左岸的水流流速加大,一方面,靠左岸护坡的加固就显得更为重要了;一方面,航道变小,而流速过大,船一侧移就容易翻船。

  水口坝下工程是民生工程。工程建设是为了根本解决闽江正常通航。那么,59个月建设工期内,船民正常安全通航需求当然必须满足。

  这时候,高艺典和他的同事们就要发挥重要作用了。

  他组织设计单位撰写通航设计与通航安全评估两份报告。报告提出了8项措施。

  目前已完成的有:航道疏浚、航标配布、临时停泊区建设、运行方式设计、配套通航机制的建立,以及警戒与指引措施部署。

  在坝下通航,是一个流量要求;在位于坝下上游的水口电站通航,是另一个流量要求。对于坝下而言,流速太大,通航危险。因此,高艺典设计了“小大小”运行方式。来水多,10天通航一次;来水少,5天通航一次。

  高艺典说,运行方式设计为“小大小”后,给省公司水调增加了工作量,通航期间,水调人员多了许多操作任务。此外,航道疏浚工作也得到了省公司水调的大力指导帮助。

  接下来,高艺典还将组织开展实船实验、通航水文测量等工作。                 

是民生工程,更是阳光工程

  2012年8月进驻闽清的水口坝下工程管理部,现有28人,其中14名党员。

  技术总监戴斯兴、工程处主任程俊华、安质处主任张厚垒、造价专责杨素芳、物资管理主办傅大建、工会主席兼综合处主任助理林文洪、综合处专责许锐……这一名名党员,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管理部党支部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成立了共产党员突击队,开展“党员素质提升工程”、“我为重点工程立功竞赛”活动,为工程建设保架护航。

  面对枯水期罕见洪水、石料场变更、溪口大桥垮塌、工程防洪度汛等困难,党员们成功化解现场27次矛盾,制订46项重大方案,协调完成混凝土拌和、人工碎石和砂石料筛分三大系统建设。

  水口坝下工程被称为是“水上交通”工程,是国网福建电力积极承担社会责任的民生工程。

  国网福建电力提出,坝下工程要建成廉政工程、阳光工程。坝下工程建成时,廉政工程也要建成。

  在做好工程安全质量管控的同时,水口坝下工程管理部做好廉政风险防控。根据坝下工程建设特点,梳理出6大类20项风险点,针对性开展防控工作。

  抓廉政,抓重点。管理部承诺,绝不向参建单位介绍分包队伍,绝不向参建单位介绍设备及材料供应商。

  下阶段,水口坝下工程管理部将狠抓工程安全管理,落实“电力建设工程施工安全年”工作要求,做好下半年基坑开挖、基坑降水、脚手架搭设等危险性较大工程的管控工作;倒排进度计划,加强主体工程施工进度管理;加强外部协调,完成工程枢纽区控爆手续办理、工程施工高峰期交通保障工作及通航保障等工作。

  今年第13号台风“天鸽”登陆前后,未对工程造成影响。但是,8月24日,新的台风又生成了。

  许锐告诉记者,她1985年到水口水电站工作,将于明年3月退休。那个时候,是闽江汛期之前,也正是水口坝下工程实现新的阶段性目标的时间。

  现在,站到闽江两岸,你可能感受不到水口坝下工程有多壮观,工程基础建设总是单调的。

  若干年后,当看到雄伟的大坝,繁忙的航运,看到大河奔忙或百舸争流时,不知人们是否会想起今天在这里默默奉献的水利建设者们?  (刘丹青/文  练惠顺/摄)

相关链接